★本站所有關於ニコ之同人文章皆為"以唱見之二次形象為創作基礎",與唱見本人及其任何活動皆無關聯。★

【kradness→luz x kain】One Night

注意事項:

  1. 本文為以唱見之二次形象為創作基礎,與唱見本人及其任何活動皆無關聯,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敬請注意。

  2. 看到那兩個人在推特互餵蛋糕放閃我就忍不住了。(被拖去種#

  3. OOC可能。會雷的拜託千萬千萬不要看。

  4. R15(?)

以上OK?

↓↓↓んじゃ↓↓↓





「誒、這不是luzくん嗎?」

店門口的風鈴鏗鏘作響之後、耳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哦、kradnessくん?你怎麼會來這裡?」

在見到來者的瞬間一掃先前的凝重臉色,luz露出笑要他在自己身旁的空位坐下。

「我才要問你呢。之前來的時候都沒看過你的啊。」

kradness脫去厚重的外套之後坐下,回完luz的話之後熟練的向面前的酒保說了句「老樣子」,顯然真的是常客。

「まぁ…就是想換個地方喝吧。」

不知怎的、有一瞬間luz的表情又回到剛才kradness進門前的模樣,不過很快的又恢復笑容:

「正好呢,我們一起喝吧。」

「咦?今天kainくん沒有一起來嗎?」

kradness說著四處張望了下,大概是想著kain可能去了廁所之類的。

「…嗯,他有事,最近很忙的樣子。」

「是喔…說起來、最近也沒怎麼看到你們一起出現——」

話說到一半忽然止住了,剛從酒保手中接過酒杯的kradness露出了尷尬的神色。

「抱歉、我不是……」

「不、沒關係。」

笑著帶過了kradness的道歉,luz喝光自己杯子裡的酒之後又點了一杯。

「……是吵架了嗎?」

觀察著luz的臉色,kradness小心翼翼地問。

「我們沒有吵架。怎麼說……就是太習慣了吧?」

微微歪著頭像是在確認自己的想法,luz緩緩說道,

交往久了就變得習慣、也不像是甫墜入情網時那般對彼此有耐心和狂熱,久而久之相處起來就如同白開水一樣平淡。

「…也不是說我不喜歡他了、怎麼說……」

說著說著便沒了下文,大概luz自己也感到很苦惱吧?

「そうか (這樣啊)……」

聽完luz這一席話,本來一直注視著他的kradness轉回去凝視著自己面前已經空了一半的酒杯、也陷入了沉思;兩人之間無視於酒吧內的喧騰一下子靜了下來。

「……如果——」

過了半晌、kradness忽然又轉向luz,只說了兩個字卻又戛然而止。

「…如果?」

聽他這麼一說,luz也疑惑的望向他。

「…啊不、沒什麼,當我沒說!」

像是想要掩飾什麼一般哈哈笑了起來,kradness往luz肩上拍了拍:

「まぁまぁ、一定會有辦法的,人家不是常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嘛!更何況你和kainくん當初花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絕對不會說散就散的啦!一定只是那個什麼倦怠期而已吧?來吧,今天我就陪luzくん你喝吧!下一杯我請客!」

「…說的也是、都來到這裡了也就先別管那些了。」

似乎是稍微放寬了心,luz的表情終於柔和了些。

。。。。。。。。。。。。。。。。。。。。。。。。。。。。。。。。

「雖然房間挺小的、只睡一晚的話倒是沒問題……」

兩人之後邊喝邊聊得忘了時間,回過神來已經錯過了末班電車、加上他們都有些醉了,只好就近找一間旅館過夜。不過因為只剩最後一間房間,luz和kradness只能將就著擠一間單人房了。

「luzくん你就睡床上吧?我舖棉被睡地上就可以了。」

「咦、那怎麼好意思——」

「好了別跟我計較這麼多了、luzくん累了的話就先睡吧,我去沖個澡。」


十分鐘後從浴室出來的kradness見到luz熟睡的模樣時,忍不住露出苦笑:

「還不好意思呢,這不是睡得挺熟的嗎。」

一邊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坐到床沿,視線自始至終沒有自luz身上移開過的kradness斂起笑意之後、亮黃的眸底黯淡了下來。

「……好險啊,那時候差點就要脫口而出了。」

說出口的話,就連朋友也做不成了吧?所以無論如何,都得堅持住這最後一道防線才行。因為對我來說,只要能夠繼續像這樣在你身邊注視著你就夠了。

……本來是那麼想的。

「…嗚……」

意識過來時,kradness的氣息已經貼上了luz的,宛如戀人彼此親吻一般的輕柔吻著。

果然、還是不行。

親吻和親吻之間混進了淚水的味道,不知道是因為酒精的作用還是被仰慕已久的人的氣味所迷惑,kradness甚至已經無法克制自己的行動了。

「…唔……ちゃんくら……?」

朦朦朧朧中查覺異狀的luz醒了過來,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這樣親暱的稱呼。

「luzくん……ごめん、俺、やっばり…… (luzくん……對不起、我、果然……)」

「……誒?」

稍微搞清楚狀況之後,luz微微瞪大了眼。

「ち、ちゃんくら別哭啊?!你說果然是指什……」

問句說到一半就吞了回去,luz終於清楚的看見了kradness的眼淚和痛苦的神色。

忽然之間,luz明白了那時候kradness沒說完的話是什麼。

—…如果、是我的話呢?

「…抱歉…ちゃんくら………」

他居然一直都沒有發現。

「luzくん別道歉…全部、都當作是我的錯吧……只要…只要今晚就夠了……」

說著,kradness再次低頭吻上了luz的唇。

「唔……」

kradness的吻很軟,像是在害怕著什麼似的只敢輕輕的吻著,愈發令人心疼。

這樣不對啊。

抓住他的肩膀,luz腰一挺、兩個人的立場忽然就換過來了;luz壓著還沒反應過來的kradness、緩緩開口。

「……是我的錯才對吧。」

「…luzくん……?」

「全部都是我的錯…所以今晚……」

。。。。。。。。。。。。。。。。。。。。。。。。。。。。。。。。

kradness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能有和luz上床的一天。

那個晚上的後來,kradness哭得唏哩嘩啦的;不只是因為身體上的也是因為心理上的疼痛和被填得滿滿的滿足感。

但是,僅只那次而已。

隔天早上起床之後,luz已經先離開了。kradness退房時才發現luz已經把房錢都繳清了,後來也說什麼都不肯收他堅持要付的另一半費用。

「…ごめん (抱歉)。」

kradness清楚明白luz的道歉並不是為了不收錢這件事,而是為了更多的什麼。除了不願正視自己的視線,他臉上的愧疚也透露得夠多了。他們終於能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時,也是更後來的事了。

在那之後,luz和kain的感情忽然變得比以前更好了,據說kain也感到莫名其妙,總之就是luz對他比先前更體貼了。


就這樣了、這樣就夠了吧。

僅只維持一夜的戀情,這樣就足夠了。

「…所以說…錯的人是我啊……」




*FREE TALK*

大家好這裡是期末修羅場脫出的夏希~~~イエイ~~~

另外呢、最近也終於下定決心回來ニコ坑蹲啦,請多指教。

首先就先來一篇虐虐的(?)luzkradness給大家試吃(X)。


BY ナツキ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