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關於ニコ之同人文章皆為"以唱見之二次形象為創作基礎",與唱見本人及其任何活動皆無關聯。★

【無CP】耳洞

注意事項:

  1. 本文無特別指定CP、亦無指定BG/BL/GL,因此觀看時歡迎自由代入自己喜歡的CP。

  2. 虐,很短。


以上OK?

↓↓↓んじゃ↓↓↓


分開之後的一週年,他終於下定決心將對方送給他的耳環取下。

那只是一款樣式簡單樸實的耳環,但不知為何他看到便覺得非常喜歡,甚至開口向對方要了其中一只。

「給你是可以,但你沒有打耳洞啊?」

猶記得對方先是露出訝異的神情,而後笑著如此說。

「耳洞什麼的、去打就可以了啊。」

他有些不滿地鼓起臉頰道,覺得對方瞧不起他。

他向來怕痛,那個人也是知道的。但為了能夠戴上和那個人一樣的首飾,他忍著害怕還是去穿了耳洞。

「喏、給你。剛打完耳洞很容易會發炎,所以過一陣子再戴、知道了嗎?」

他沒有聽對方的話,第二天便戴上了,而後果可想而知是發炎了。他痛得滿地打滾。

「笨蛋,不是都警告過你了嗎。」

那個人雖然狠狠訓斥了他,但也細心溫柔地替他消毒上藥。


他曾經以為他們會就這樣一起走到最後。

對他來說,對方已經是宛如靈魂另一半的存在,因此在分手時,他感受到靈魂被撕裂般的疼痛。

痛得說不出話,痛得眼淚也流不出來了。

同時他也學到了,即使你待對方如世界上的唯一,對方也未必會這樣待你。
他忍受著痛楚,忍受著他人的閒言閒語,努力死撐著走出來了。

……或是他以為自己已經走出來了。

不然怎麼會在今早、下意識習慣地伸手去碰右耳上那早就被他拿下的耳環卻發現什麼都沒碰到時,驀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哭得像個迷路的孩子一樣?

痛楚還在,傷痕還在,只是選擇了視而不見而已。


在那之後,他不再戴耳環,只任憑時間的流逝治療右耳上的那個傷口。

只是他非常清楚,心中的某處是無論如何、經過再久也再也癒合不了了的。


–FIN–



*FREE TALK*


好想去打耳洞啊。

BY ナツ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