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關於ニコ之同人文章皆為"以唱見之二次形象為創作基礎",與唱見本人及其任何活動皆無關聯。★

【戀愛總是五味雜陳】甘党加濕器 - 辣

注意事項:

  1. 本文為以唱見之二次形象為創作基礎,與唱見本人及其任何活動皆無關聯,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敬請注意。

  2. 伊東歌詞太郎x天月。

  3. 為此企劃的一部分。

 

↓↓↓若以上皆可接受,就請往下看吧↓↓↓


『…我們先暫時分開一陣子吧?』

自從兩星期前伊東歌詞太郎對他這麼說以後,這句話和歌詞太郎當時的表情每天起碼會在天月的腦袋裡重複播放二十次以上。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呢……難道他做錯什麼了嗎?無論怎麼回想,天月都想不起來自己最近有做了任何足以令對方提出分手的事……雖然也不確定伊東歌詞太郎究竟是不是真的想和他分手就是了。

只是、每每想起那時的場景,天月便感到胸口一陣緊絞,像是要窒息一般的辣痛感。

伊東歌詞太郎輕皺起眉,感到困擾似地視線垂落至地面。

「すまん、あまちゅ……我們先暫時分開一陣子吧?」

「…咦?」

眨了眨眼,天月除了困惑的單音以外發不出任何聲音。

「…まぁ、就是啊……最近有點忙、可能會沒辦法顧及到你……就這樣吧,我會再連絡你的。」

語畢、並不給他反應的空間,伊東拍了拍他的肩膀便提著裝有個人物品的簡便行李及貓籠離開了兩人共同的租屋處。

而天月直到ルア在腳邊低低哀鳴著嗅聞打轉才回過神來。


在那之後就沒怎麼好好吃飯,傍晚時因血糖過低而感到暈眩時天月才驚覺這樣下去不行,抓了錢包便動身前往住家附近常去的拉麵店。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哦、小哥,今天一個人嗎?真稀奇。」

甫踏進店裡、早已熟識的老闆便熱情的招呼他,卻在無意間又一次掀開他亟欲掩蓋的事實。

勉強擠出笑容點了和平常一樣的拉麵煎餃(並強壓下幫另一個人也點一份的衝動),餐點送上來後天月仍然心不在焉、一面滑動著手機確認來電紀錄、簡訊、電子郵件、LINE、推特等等,一面隨手抓起一旁的調味料罐往碗裡傾倒。

…ない…… (…沒有……)

查看之後的結果是數不清第幾次的失望,天月輕嘆了口氣、拾起筷子夾了麵便往嘴裡送,沒想到——

「——唔咳!」

宛如突然有炸彈在嘴裡爆炸般的痛覺鋪天蓋地地席捲而來、由嘴巴開始迅速擴散直衝腦門,讓他痛得眼淚鼻水直流、眼睛幾乎睜不開;而大約過了十數秒之後,天月才意識到那並不是痛,而是辣。

原來他剛剛抓的調味料罐是辣油。

「……好辣…」

要是伊東歌詞太郎也在的話,這時肯定會急急忙忙地給他倒水、拍背安撫著的吧……不、在那之前,說不定他就會先注意到自己拿錯調味料了。

可是現在只有他一個人,誰都依賴不了。

天月只好自己起身去倒水,同時還得小心避開老闆和其他客人的視線、以免被問起紅通通的眼睛和鼻子。

淚水和鼻水仍然止不住、但已經不單單是因為辣了。

。。。。。。。。。。。。。。。。。。。。。。。。。。。。。。。。

「毎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謝謝光臨!)

在同樣熱情的招呼下踏出店門、天月摸摸還有點紅紅的鼻子,深吸了口氣之後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好了好了,不能在這樣消沉下去了!就相信歌詞太郎さん吧!他一定會打電話來的!」

打氣地對著自己說道,天月還用力的點了點頭,像是要讓自己更加確信一般。

「じゃ、帰ろう……うん?」 (那麼、回家吧……嗯?)

轉身打算回去時,眼角餘光瞥到路口那裡似乎有個熟悉的頎長身影。

「……歌詞…太郎さん?」

對方並沒有注意到他,而且笑著好像在和什麼人說著話;稍微改變了一下角度之後,天月不由地屏住了呼吸。

「——唔。」

在伊東歌詞太郎正對面的,是一位長髮飄逸外型亮麗的女性;兩人甚是親暱的有說有笑著,完全沒有查覺到呆呆的佇立在街底注視著他們倆的天月。

……只是朋友而已吧…別多想、歌詞太郎さん都來到這裡了,一定是要來找我的,待會就會過來了。

搖搖頭阻止自己繼續胡思亂想下去,正想著要先一步回到家去等對方的天月接下來卻看到了足以一輩子烙印在他靈魂深處的畫面。

伊東歌詞太郎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遞到了那名女性面前;而對方打開來看了之後,露出又驚又喜的神情。

…這……是…?

眼前的一切忽然天旋地轉了起來;在街頭的伊東歌詞太郎明明是他所熟識的,此刻卻彷彿隔了數萬個光年那般遙遠。

「……嗚……」

感到被背叛的不甘和猶如心剜的痛覺像是剛才的辣一樣在心底迅速蔓延、終於讓天月再也忍不住,勉強壓抑住嗚咽轉頭就跑。

而他也無法再去管後方傳來的那個疑惑的聲音。

「……あまちゅ?」







*FREE TALK*

大家好、好久不見_(:3 」∠ )_ ((乾#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神隱的……只是沒想到忙著忙著居然就七月底了ごめんなさい (>人<)

嗯……雖然是很少有機會能寫的甘党但請多多指教。


BY ナツキ


评论
热度(12)